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对高考制度的无奈接受中蒋多多成为笑话

2019-03-06 23:38:10

对高考制度的无奈接受中蒋多多成为笑话

这个周末,有个故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个叫蒋多多的河南女孩,她参加高考的目的,竟是希望各科成绩都得零分,以引起社会重视。因此她将考卷的主观题部分,全部用来写自己对高考弊端和当前教育制度的指责。她还故意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到密封线外,所有试卷都用双色笔来写。在离家出走十几天后,她给报社打去:“我已走投无路了,不敢回家,我该怎么办?”

这无疑是一个悲剧。但我却不得不把这个故事定义成“蒋多多笑话”,因为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一个笑话。“她所写的高考制度弊端纯属无稽之谈”,这是班主任对蒋多多行为的定性,并且很恰当地给她安上了一个“上课总是心不在焉,成天不学习”的罪名。同学们都认为她这样做“很傻”,教育心理研究专家则认为“她的心理不健康”。就连一向以扶助弱者为己任的时评家们,也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淘气的孩子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做了一次孩子气的‘撒娇’。或许是为她不好的学习成绩找到一个掩饰的借口”。

就这样,本应震撼我们心灵的蒋多多,被我们消解和分析成了一个“笑话”。我们的心灵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撞击,反而获得了一丝身为看客的愉悦。现行高考制度的弊端和不公正,已经被太多人以理性而克制的方式质疑过、抨击过,但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感性而冲动地把它写到自己的高考考卷上。虽然无论从那个角度说,后者都理当比前者更有冲击力,但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前者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后者却被视为笑话——口头上我们都是勇将,行动上我们都是逃兵。

幸运六狮
黄江二手车市场
猪粪脱水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