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隋炀帝到底有哪些功与过

2019-03-05 15:36:38

隋炀帝到底有那些功与过

残暴隋炀帝的倒行逆施,早已远远超出了人民的承受力,据说在他登基后的短短十多年时间里,被强迫服兵役、苦役的就超过一千万人,而当时的总人口也就4000余万,隋炀帝过度滥用国力、民力,导致广大城镇农村基本已无精壮劳力,田地荒芜,饿殍遍野,虎狼狐兔成群

隋炀帝杨广早已被史家定性为一代暴君, 隋帝国虽然传承秦帝国的衣钵再次实现中华大一统的伟业,但两个高度集权的中央帝国都有着惊人相似的特点:短命 。秦历二世而亡,寿数15;隋朝也是历二世而亡,寿数37,比曾经不可一世的大秦帝国多苟延残喘了22年。令人惊讶的是,某些史书对亡国之君杨广的评价颇为不恶, 很久以前曾看过一本史书,书名记不得了, 其中有评论杨广的章节,大约说他“有文采,美风姿,性雄毅,有大略”,也就是说他博览群书,长得很帅,风度翩翩,更难得的是性格坚毅阳刚,颇具雄才大略 这几句“高大上”加“伟光正”式的总结性评语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杨广的传统认知。 而有些史籍对他的评价则完全相反,说他好大喜功、谋父、弑兄、篡逆、滥用民力、穷奢极欲,是个不折不扣的荒唐戾狠的昏君 。一个人身上有两种泾渭分明、截然相反的评价,暗示此人之非比寻常,隋炀帝杨广的历史真实面貌究竟是怎样的呢?公元589年,刚满20岁的晋王杨广被隋文帝杨坚授予元帅之职,统领51万隋军南下灭陈,生擒陈后主与其宠妃张丽华,南朝亡。自负才高的杨广觊觎皇位已久,无奈前头还挡着一个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太子杨勇 。为谋夺这至高无上的宝座,城府颇深的杨广施展其精湛的演技魅惑其父皇母后,而且这场表演持续了十几年,堪称卖力,效果逼真。杨广深知父亲杨坚对太子杨勇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极度不满,于是就装出一副清廉寒素、整日价嚼咬菜根、数月不知肉味、不喜声色狗马的节俭嘴脸;他察觉到生母独孤太后很不喜欢老爹隋文帝宠爱别的嫔妃而冷落自己,在满腔妒火的刺激下经常大发雌威,于是就和自己的老婆萧氏在人前装出一副夫唱妇随、卿卿我我的肉麻样,因此甚得其母嘉许;对独孤皇后他百依百顺,嘘寒问暖,每次拜见母后要离开的时候他都做出生离死别的模样,鼻涕眼泪一大把,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把个独孤皇后感动的逢人便夸二儿子孝顺,在杨坚面前更没少吹风点赞他。皇天不负苦心人,十几年的坚持作秀终于结出正果,公元600年,隋文帝终被杨广蒙蔽,他感于老二杨广感情专一、勤奋好学、知书明理、很有事业心、并且爱民爱兵如子,天生一块当皇帝的料,于是下令将耽于享乐、烂泥糊不上墙的太子杨勇贬为庶人,改立杨广为储君。其实狡黠的杨广是人前人后两副嘴脸,论吃喝玩乐他比其兄杨勇更痴迷在行,他调戏杨坚爱妃宣华夫人、容华夫人一事早已被记入史册且已成为各类私家野史、传奇小说所津津乐道 、并大加渲染的绯闻、艳事,登基后巡游江南其所乘华丽龙船竟然役使彩女、宫娥拉纤的创意更是让观者瞠目结舌,其荒诞离奇可谓。只是他伪装功夫了得未被文帝识破而已。当了4年太子,杨广有些急不可耐,恰好隋文帝杨坚身体有恙,杨广决心铤而走险,赌上一把。已成急于上位 新立接班人杨广羁绊的隋文帝杨坚在病中被孝顺儿一刀结果了性命 ,这恐怕是他做梦也难料到的苦果。随后,杨广顺利登基,伴随着他一同上位的还有大隋国运无尽的灾难与子民接踵而至的噩梦。杨广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权力,他一不做二不休,马上假传隋文帝遗诏,将废太子、自己的亲哥哥杨勇杀害。登基4个月后,心中有鬼的杨广下令迁都洛阳,是为隋之东都。 帝都由长安迁至洛阳后,杨广一改其父与民生息的国策,不顾国力尚未完全恢复,掀起了一系列规模宏大的建设 高潮,一时间,大隋上下,黄河两岸,变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巨大建设工地。隋炀帝亲自主持修建了位于洛阳西南部体量巨大、巍峨壮丽的显仁宫,所用木料都来自南方闽赣等地,路途遥远艰辛不说,光一根千年巨木就需2000精壮劳力搬运。他还在洛阳西郊建起了一座方圆200余里的御花园,内有水面广阔的人工湖,用挖湖的泥土堆起了三座假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上凤阁龙楼、玉树琼枝,这些装饰华美的楼堂馆所在飘渺的云雾遮掩下迷离虚幻,宛若仙境。他下令修造的着名工程是京杭大运河,绵延5000余里,在没有现代挖掘设备、全靠锄头扁担的古代,其艰其难可想而知,所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可计数。除此之外,在他的亲切关怀与正确领导下 ,连通长江与淮河水系的邗沟运河,连通洛阳与长安的壤沟运河大功告成,隋长城,隋驰道,大兴城等大隋重点建设项目一一竣工。隋炀帝喜欢游山玩水,江山如此寥廓多娇,不亲自出去看看怎能体会得到,史料记载他在位14年,四处出巡就长达11年,呆在洛阳处理政务的时间屈指可数。他一会儿东巡扬州,一会儿西游青海,好几番折腾后,他将其父“开皇之治”攒下的厚实家底挥霍一空,一时间地方扰动,民怨沸腾。杨广不仅热衷于公费旅游,还喜欢东征西讨,他曾率兵亲征位于北部边境的突厥、西北边疆的吐谷浑,三次发兵讨伐不太听话、有些碍手碍脚的高丽,结果均遭惨败,军民死伤无数,军械、物资的损失数量更是惊人。其中规模的一次是公元612年发动的那场战役, 隋炀帝征发军队113万,民夫300余万来到今天的朝鲜半岛意图征服高丽,谁知又被严阵以待的高丽军打得大败亏输,军民死伤累累、损失极度惨重 。在隋朝广大的国土上,十室九空,在田里劳作的大多是老幼妇孺,青壮年不是从军就是战死,人们怨声载道,诅咒炀帝,这史上着名事件成为大隋迅速走向衰亡的导火索。时人王薄编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当时几乎人人会唱,一股厌战、反抗的情绪在民间乃至贵族阶层间暗自酝酿、发酵,天边隐隐传来春雷的轰鸣。大隋形势犹如遍地干柴烈火,只等那一星半点微弱的火种。残暴隋炀帝的倒行逆施,早已远远超出了人民的承受力,据说在他登基后的短短十多年时间里,被强迫服兵役、苦役的就超过一千万人,而当时的总人口也就4000余万,隋炀帝过度滥用国力、民力,导致广大城镇农村基本已无精壮劳力,田地荒芜,饿殍遍野,虎狼狐兔成群。各地贵族、军阀、豪强、农民纷纷起事,十八路反王,三十二路烟尘风起云涌,隋军顾此失彼,疲于应对。隋朝形如破船漏屋,经受着八方风雨侵袭,倾覆只在朝夕之间。公元618年,已经失尽人心、众叛亲离的隋炀帝杨广被发动兵变的部将宇文化及绞死,繁盛一时的大隋犹如夜空中之绚烂烟花,就这样霎那间灰飞烟灭了,从此彻底消失在历史灰霾之中。杨广被其表亲唐高祖李渊追谥为隋炀帝,而这“炀”字却不是好词,极具贬义 。“炀”字按后人的解释是“好内远礼曰‘炀 ’,朋淫于家,不奉礼,去礼远觿曰‘炀’。” “炀”是“好内怠政”、“外内从乱”的泛指,李渊加封的的这个谥号是暗含嘲讽的恶封,有指责其因昏聩引火烧身、导致身死国灭之意, 毫无正能量蕴含其中。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杨广在沦为其阶下囚的南朝陈后主叔宝病故后 ,曾带有恶意讥讽地将他谥封为陈炀帝,万万想不到的是,他自己惨遭绞死后唐高祖李渊也毫不留情的送他一顶隋炀帝的谥号。明察秋毫的历史老人或许也是一位幽默大师,看似神武精明的隋炀帝不吸取近在咫尺的经验教训,很快重蹈陈后主覆辙,历史的诡谲离奇和纠葛其中的人物命运总是让人难以揣测。当然,也有学者指出,隋炀帝并不像世人所公认的那样一无是处,比如他力主开凿的京杭大运河,其用意本为巡游江南更为方便快捷,无意间却使江都成为新的经济文化中心,加强了位于中原的都城洛阳与富饶江南之间的联系,对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与繁荣以及促进国家统一 ,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下令修建的隋长城、隋驰道、邗沟等重大建设项目,在军事、民族交流、农业、运输业、商业方面所起的作用不容小觑。因此,某些史料对隋炀帝不吝赞美之词,也就不足为怪了。对于杨广的真实面貌,历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争论至今,依然没有标准答案,依旧无法盖棺定论。

(:收获)

单梁起重机
玄武大厅
上海发电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